郭泰
郭泰(128年—169年)(范晔为避父范泰讳于《后汉书》作郭太 ),字林宗。太原郡介休县(今属山西)人 。东汉时期名士,与许劭并称“许郭”,被誉为“介休三贤”之一。郭泰出身寒微,年轻时师从屈伯彦,博通群书,擅长说词,口若悬河,声音嘹亮。他身长八尺,相貌魁伟。与李膺等交游,名重洛阳,被太学生推为领袖。第一次党锢之祸后,被士人誉为党人“八顾”之一。最初被太常赵典举为有道,故后世称“郭有道”。官府辟召,都不应命。他虽褒贬人物,却不危言骇论,所以不在禁锢之列。后为避祸而闭门教授,弟子达千人,提拔“英彦”六十多人。建宁元年(168年),郭泰闻知陈蕃谋诛宦官事败而遇害,哀恸不止,于次年正月逝世,终年四十二岁。史称当时“自弘农函谷关以西,河内汤阴以北,二千里负笈荷担弥路,柴车苇装塞涂”,有近万人前来会葬。蔡邕亲为其撰碑文。

郭泰(128—169年)(范晔为避父范泰讳于《后汉书》作郭太 ),字林宗。太原郡介休县(今属山西)人 。东汉时期名士,与许劭并称许郭,被誉为介休三贤之一。郭泰出身寒微,年轻时师从屈伯彦,博通群书,擅长说词,口若悬河,声音嘹亮。他身长八尺,相貌魁伟。与李膺等交游,名重洛阳,被太学生推为领袖。第一次党锢之祸后,被士人誉为党人八顾之一。

最初被太常赵典举为有道,故后世称“郭有道”。官府辟召,都不应命。他虽褒贬人物,却不危言骇论,所以不在禁锢之列。后为避祸而闭门教授,弟子达千人,提拔“英彦”六十多人。建宁元年(168年),郭泰闻知陈蕃谋诛宦官事败而遇害,哀恸不止,于次年正月逝世,终年四十二岁。史称当时自弘农函谷关以西,河内汤阴以北,二千里负笈荷担弥路,柴车苇装塞涂,有近万人前来会葬。蔡邕亲为其撰碑文。

名震京师

郭泰家世贫贱,早年丧父,与母亲相依为命,母亲想要他去县里做事。郭泰说:“大丈夫哪能从事这种0的工作呢?就辞掉不去。随成皋人屈伯彦学习,历时三年学成,博通群书。擅长说词,口若悬河,声音嘹亮。郭泰有知人之明,喜欢奖励教育士人。他身长八尺,容貌魁梧奇伟,常宽衣大带、周游郡国之间。 在洛阳游学时,经名士符融引见,拜见当时被京师太学生标榜为天下楷模的名士、河南尹李膺, 李膺大加赞赏,于是结为好友,名震京师。

严拒仕进

司徒黄琼曾征召郭泰,太常赵典也曾举郭泰为有道。有人因此劝郭泰出仕,郭泰回答:“我晚上观看天象,白天考察社会人事,天命将要废弃,非人力所能支持。”于是,他都没有应命。

有人问名士范滂说:“郭林宗是怎样一个人呢?”范滂说:“隐居像介子推一样不违反母亲的意旨,出仕像柳下惠一样,贞忠而不矫情绝俗。天子不得以他为臣,诸侯不得以他为友。其他,我就不得而知道了。”后来母亲去世时,郭泰在守丧期间有至孝的名声。

恂恂善导

公元166年(延熹九年),郭泰游太学时,针对当时宦官专权、肆行无道的腐败朝政,与贾彪等偕同太学生,大加挞伐,编顺口溜扬清激浊,褒贬朝臣。在他们的带动和影响下,一时朝野成风,竟以臧否相尚,致使公卿以下均惧其贬议而不敢登太学之门。

郭泰极富同情心,重视提携和帮助后进人士,即使是那些所谓的“不仁之人”,也能尽其所能,给予帮助。他有位名叫左原的学生,因犯法见斥”,人鲜与交,整日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,抑郁寡合。郭泰却设酒肴款待他,好言劝慰,以古贤哲为喻,劝其严于律己,责躬自省,痛改前非。事后,有人讥笑郭泰与恶人交往。郭泰听后感叹道:“对于犯错误的人理应热情帮助,劝其从善,若如果对其疏远甚至忌很,那就无异于促进恶。”

讲学免祸

郭泰虽然善于鉴识人物,品评人物,但不作激切而深刻的谈论,所以宦官-也不能伤害他。党锢之祸兴起时,名士大多受害,只有郭泰和名士袁阆得以幸免。郭泰于是闭门教授门生,他的学生以千计。

哀恸而逝

公元168年(建宁元年),太傅陈蕃、大将军窦武谋诛宦官事败而遇害,许多太学生死于非命。郭泰听闻后在野外号哭,极为悲痛。因而哀叹说:“‘人死了,国家也危险了。’‘乌鸦不知落在那个人家的屋上啊

公元169年(建宁二年)正月,郭泰在家中去世,终年四十二岁。当时从弘农郡函谷关以西,河内郡汤阴以北二千里内有近万人负笈荷担弥路,柴车苇装塞涂前来送葬。众人一同为郭泰刻石立碑,由蔡邕撰写碑文,写完后,蔡邕对涿郡人卢植说:我作的碑铭有很多,都有些感到惭愧,只有作郭有道的碑没有愧色。

据《集圣贤群辅录》记载,魏文帝曹丕还是丞相、魏王时,将郭泰等二十四人旌表为二十四贤。另据《太平寰宇记》载,周武帝时除天下碑,唯有郭泰碑被下诏特别保留。

人物轶事

出自《世说新语》

  原文  郭林宗至汝南,造袁奉高,车不停轨,鸾不辍轭;诣黄叔度,乃弥日信宿。人问其故,林宗曰:「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,澄之不清,扰之不浊,其器深广,难测量也。

白话  郭林宗(泰)到汝南郡,拜访袁奉高(阆),车驾没有完全停稳,略寒暄就告辞了;到黄叔度那里,却住了整整两天。有人问他缘由,郭林宗说:叔度的学问犹如汪洋之水,澄不清,搅不浊,器量深邃宽广,实在让人难以探测呀。

后汉书文

郭太字林宗,太原界休人也。家世贫贱。早孤,母欲使给事县廷。林宗曰:“大丈夫焉能处斗筲之役乎?”遂辞。就成皋屈伯彦学,三年业毕,博通坟籍。善谈论,美音制。乃游于洛阳。始见河南 尹李膺,膺大奇之,遂相友善,于是名震京师。后归乡里,衣冠诸儒送至河上,车数千两。林宗唯与李膺同舟共济,众宾望之,以为神仙焉。

司徒黄琼辟,太常赵典举有道。或劝林宗仕进者,对曰:“吾夜观乾象,昼察人事,天之所废,不可支也。”遂并不应。性明知人,好奖训士类。身长八尺,容貌魁伟,褒衣博带,周游郡国。尝于陈梁间行遇雨,巾一角垫,时人乃故折巾一角,以为“林宗巾”。其见慕皆如此。或问汝南范滂曰:“郭林宗何如人?”滂曰:“隐不违亲,贞不绝俗,天子不得臣,诸侯不得友,吾不知其它。”后遭母忧,有至孝称。林宗虽善人伦,而不为危言核论,故宦官擅政而不能伤也。乃党事起,知名之士多被其害,唯林宗及汝南袁闳得免焉。遂闭门教授,弟子以千数。   建宁元年,太傅陈蕃、大将军窦武为阉人所害,林宗哭之于野,恸。既而叹曰:“‘人之云亡,邦国殄瘁’。‘瞻乌爰止,不知于谁之屋’耳。”

明年春,卒于家,时年四十二。四方之士千余人,皆来会葬。同志者乃共刻石立碑,蔡邕为其文,既而谓涿郡卢植曰:“吾为碑铭多矣,皆有惭德,唯郭有道无愧色耳。” 其奖拔士人,皆如所鉴。后之好事,或附益增张,故多华辞不经,又类卜相之书。今录其章章效于事者。著之篇末。